诛仙情感故事美文 远方还是要一个人走

  看到这条淡黄色字体淹没在嘈杂的世界时,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他征婚居然没有上真言,以他的高调程度,不应该啊。而反应比我快的却是另一个人。

  还是忍不住滚动了下世界,直到又看到“征婚”两个字才停下鼠标。光标停留在那人的名字上,来来回回也终是没点下去。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你心头的疤,你养好了伤,看见疤却仍深刻的记得那时的疼。

  眼前的破军抽刀,还没看清招式就砍死了小凳子。墨马扬蹄踏上了寻找公主的路,途经早已看厌的风景。一轮圆月高挂在淡紫色天空,白色婚纱的天华在月光下显得皎洁,偶有墨色点上裙摆。

  第一次碰到忍冬是在周五六点准时的第一场太初里。行云流水在脚下绽开红绸,飘至中间圆台的天华反手取下琴,勾弦的刹那紫色的魅圈以我为中心笼罩了整个圆台。

  Tab切到的角色头像框下无一不冒出爱心的状态图标,起手秋声后的天华旋身而定。预料中的梅花并没有席卷屏幕,当前就跳出满屏的击杀信息。早在我之前动了手的青罗翩然立在身前,萦梦装宽大的衣摆垂在身后,绣着繁杂花纹的广袖下是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折扇,一手负在背后恰到好处的显出镶着古旧花朵的腰带。

  时至今日我已忘了那场太初的胜负,可我却依然清晰的记得,执扇负手而立的他手起扇落却不染杀意的背影。

  突然清醒多来时的脑子一片空白,躺了良久才回过神望着昏暗的房间。夏天的午后一觉醒来仿佛失去了一整个世界,让人压抑的安静在呼吸间流淌。看了看手机才惊觉已经快7点了,急匆匆的跑到客厅晃了晃鼠标。

  因为长时间没动而自动黑屏的电脑亮了亮,看到我的号已经被踢下了线。打开YY熟练的跳进家族频道,正准备清嗓子问问是谁T的号,封杯热情洋溢的声音生生吼的我一蒙。

  输密码的手停了停,按下F2轻轻答了声好便起身去洗脸贴了张面膜,又用微波炉热了片吐司,涂上一层厚厚的花生酱勉强填填肚子。

  介绍:你所不懂的寂寞,稀缺职业也用自己的操作和意识闯出一片天,国宝职业PK视频推荐合集赏析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